这个问题,第一次南下攻宋的金国将帅,和我们一样不知虚实,闹到要向宋朝官员求证的地步。贯通宋徽宗、钦宗、高宗三朝大事的史学名著《三朝北盟会编》记载:金国的东京留守是个渤海人,姓高,汉语流利,与辽国汉人无异,就受命询问被劫持的宋朝官员沈琯:“闻南朝有兵八十万,今在何处?今何不迎敌?”沈琯回答:“散在诸路,要用旋勾唤。汴京左右约有四、五十万,黄河两岸须有大兵守之,必不可过。”

想象一下二人问答时的神态,一个是气势汹汹的伪军头子,一个是被抓的地下党干部,前者问得傲慢,后者答得自信,按照主旋律的情节,接下来该是侵略者在铜墙铁壁前碰得头破血流,潜伏者慷慨就义。

孰料想,这支金国军队,总数不过6万人,其中契丹、渤海、奚族伪军就超过3万,自燕山府(今北京市)南下,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到黄河北岸,才碰到传说中的“八十万禁军”。

宋朝皇帝派步军指挥使何灌率禁军2万驻守黄河浮桥,又派宦官梁方平带7000骑兵驻守浚州(今河南浚县),截断河桥,防备要冲,看起来戒备森严。

(本文于2015-06-16 08:30:19由网友James摘编自网友转载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