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段“女孩痛斥号贩子”的视频引发舆论热议,视频里,一女士在医院大厅怒斥“黄牛”将300元的挂号费炒到4500元,

称医院人员与“黄牛”里应外合,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有挂到号。对此,国家卫计委已责成北京卫计委认真调查。

北京市卫计委也已介入调查,明确表

示对“号贩子”现象零容忍。事发后,记者到一些三甲医院亲身体验发现,在某些医院号贩子仍顶风作案,号称“北京三甲医院专家号都能买到”还“能挂不出诊的

专家的号”,甚至连保安都能提供号贩子的电话。

没有“号贩子”,看病就不再难吗? “号贩子”是可恨的!对有可能与之沆瀣一气、利益共享的医护人员和保安,也理应实行“零容忍”。但问题是,在“有病去协和”的心理驱动下,各地的三甲医院哪个不是人满为患,一号难求?“号贩子”的存在,只是破坏了公平原则,助推看病贵,但与“看病难”关系不大。

举例说吧,一个医院的专家号只有200个,但求号的患者每天却有1000多名,不管是照规矩排队,还是“号贩子”叫卖号,结果总会有800名患者无法就诊。至于说是张三拿到号,还是王五拿到号,那仅是事关个体的次序问题,就整体而言,看病难的问题依然无解。 卫计部门对医院贩号行为“零容忍”,值得点赞。但患者也得扪心自问:自己身体有恙,难道非得去北京不成?

有数据表明,我国就医者80%集中在大医院,仅有20%在基层医院。当大医院人满为患、公众普遍抱怨“看病难”时,岂不知,有很多的医院,尤其是一些基层医院、社区医院,几乎门可罗雀。一份协和医院统计的数据显示,每天门诊量的近一半,是理论上可以在县级医院、社区医院解决的“小病”。

(本文于2016-02-24 17:39:07由网友Thomas摘编自综合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