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之所以将地方政府列为被告,并非没事找事,更不是刻意与政府为难、给政府难堪,实在是将政府视为解决问题的最后途径,本质上是出于对政府的信赖和期待。

2014年12月28日挂牌后,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试点阶段审理的行政案件,主要包括以市级人民政府为被告的一审行政案件;市级行政机关为上诉人或被上诉人的二审行政案件等。截至2015年年底,上海市三中院共受理行政案件610件,以市政府为被告的一审案件达242件。截至目前,上海市政府还未遭遇败诉。

实现“零败诉”的地方政府并非只有上海市。去年年底,四川省法制办透露,当年以省政府为被告的行政应诉案件126件,“目前零败诉”。

地方政府在行政诉讼中“零败诉”,表明其行政行为总体是规范的,这显然值得欣慰。政治清明,行政规范,然后才会有法治底气。这种法治底气弥足珍贵,也从一个侧面表现了地方政府这些年打造“法治政府”的成效。

不过,法治政府未必一定是“零败诉”,同样,亮眼的“零败诉”,也未必直接传达给民众一个积极的信号。其中被抑制了的不满、不平乃至不公,或将失去了最后的诉求渠道,而终归于沉寂。只是,这沉寂也未必能够完全消失,不过继续衍生新的不平而已。

(本文于2016-02-24 17:42:41由网友David摘编自中国青年报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