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7日17时49分,战鹰“归巢”的时刻——

东海舰队航空兵某飞行团一架新型战机完成飞行训练任务返场。前舱飞行员黄孝刚调整姿态进入着陆航向,放下起落架,开始降落。

1989年出生的黄孝刚是从某型教练机直飞国产先进三代机的飞行员,去年刚分配到某飞行团,驾驶该型三代机飞行时间仅90多个小时。

“嘭……”突然,飞机发动机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后舱飞行员、该飞行团团长陈国强感觉飞机推力迅速下降,飞机减速明显。

作为一名驾驭过8种机型、飞行2000多小时的“老飞”,陈国强的心猛地一紧:“发动机出现严重故障了!”

几乎同一时刻,前后舱内的显示器全部黑屏,所有参数无法获知。根据特情处置规则和飞行经验,基本可以判断为发动机停车。

“我来!”陈国强第一时间冷静地接管飞机的操纵。

“明白!”黄孝刚回答。

此刻,发动机转速继续下降,飞机高度仅有734米!

“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把飞机飞回去。”特情处置方案一个个在陈国强脑海中闪现,他稳稳地握住操纵杆和油门,试图挽救战鹰。

慢加油门,慢收,没反应;快加油门,没反应;打开空中点火电门,还是没反应……随着战鹰的不断降落,陈国强的心在不断揪紧。

(本文于2016-02-24 17:49:28由网友Gerry摘编自中国新闻网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