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应有效履行网络反恐任务

访第十六集团军副军长安卫平

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是把“双刃剑”,一方面给人们带来快捷与便利,另一方面也带来安全隐患。网络恐怖主义便是随着网络的普及应用而产生的。近年来,恐怖主义之所以日趋猖獗,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了互联网的优势。借助网络,恐怖分子不仅将信息技术用作武器来进行破坏或扰乱,而且还利用信息技术在网上招兵买马,并且通过网络实现管理、指挥和联络。

显然,网络安全、网络反恐是迫在眉睫的一个重大的问题。反恐怖主义法自今年1月1日起实施。其中一大亮点就是明确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和民兵组织依照本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军事法规以及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并根据反恐怖主义工作领导机构的部署,防范和处置恐怖活动。

在网络反恐中,军队应该如何成为维护网络主权和社会安定的主力军?面对网络恐怖分子的活动规模和方式不断走向有组织性的趋势,军队反恐的职责又该如何拓展?为此,记者专访了第十六集团军副军长安卫平。

安卫平说,在不久前举行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主席首次对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的立场主张进行全面阐述,明确提出反对网络空间军备竞赛,为军队在网络空间发挥作用奠定了主基调,那就是寻求国际合作,维护国家网络安全。网络空间正成为新的安全领域,为维护国家安全、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将继续同国际社会一道,反对网络空间军备竞赛,推动建立公平合理的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安全与和平。

“作为网络大国,我们的军队必须有能力成为网络国际维和的有力执行者。”安卫平说,军队要想有效履行网络反恐任务,必须具备强大的打击网络恐怖主义作战能力。首先军队应在国家安全法、反恐怖主义法、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框架下形成并实施积极有力的打击网络恐怖主义能力和行动。为了预防和打击网络恐怖活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已行动。从根本上说,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过程就是保护己方的信息网络系统、破坏恐怖分子的信息网络系统的过程。为达此目的,军队需要利用网络时代的战略和技术,树立新的反恐理念,“以网络对网络”,充分联合政府和民间的各种力量,建立联合应对机制,捕捉网络恐怖分子的踪影,消灭其有生力量和潜在威胁。

安卫平分析说,近年来,网络恐怖活动的特点发生了明显的改变。首先,恐怖组织团伙的数量明显增多,由过去“独狼式”袭击转为今后“群狼式”袭击;其次,网络恐怖分子也更加容易抱团,直接在网络上进行勾联组织,从而对国家社会体系造成更大危害;再次,与传统的恐怖手段相比,实施网络恐怖的费用更低,恐怖分子不需要购买枪支、炸药等传统的攻击性武器,相反他们可以通过一根电话线来制造和传播计算机病毒。而且,恐怖分子也不需要花钱来租赁车辆或雇人去运送爆炸物,可以用他们的电脑来实施恐怖活动。

安卫平说,当前网络反恐主要存在有几大挑战:世界各国对待网络反恐认识还不统一,存在双重标准,给网络反恐信息共享、协调行动带来极大困难;恐怖主义组织拥有各种躲避侦查和监督手段,网络恐怖主义活动隐蔽,网络反恐追踪、取证、打击存在技术和地理上的困难;打击、预防网络恐怖活动于网络空间发展极不平衡,网络空间对抗与冲突还持续存在,国际合作打击网络恐怖活动很困难。

为有效应对严峻的反恐形势,此次出台的反恐怖主义法把网络纳入了防范和打击的范围,为的就是防范恐怖主义借助互联网祸害人类,堵住恐怖主义的互联网通道,安卫平认为,这一做法不仅维护了自身的安全和利益,也是对国际社会和人类负责的态度。在当前这种复杂多变的形势下,军队作为国家反恐维稳的重要力量,必须要适应网络空间特点要求,成为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中坚和主力,坚决有力打击各种网络恐怖犯罪活动,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保障人民安居乐业。

安卫平说,恐怖主义是人类文明的公敌,中国正在利用各种国际平台加强了国家间合作,积极防范与打击网络恐怖主义。面对网络恐怖主义这个全球性网络安全问题,加强国家间的合作对话、沟通与交流,是保持信息通畅、行动一致的基本手段。2015年10月14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功举行了“厦门2015”网络反恐演习,这是上海合作组织首次举行针对互联网上恐怖主义活动的联合演习,也可以说是在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基础上联合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成功尝试。这次演习表明,不仅共同的发展利益正在推动着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形成,同时网络安全威胁也要依赖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才能有效应对。除了举行网络安全演习之外,各国还应该经常性开展各种合作对话交流活动,以政府间、军队、民间的各种研究探讨模式,携手努力,共同遏制信息技术滥用,反对网络恐怖主义,共同维护网络空间和平安全。

安卫平强调,打击网络恐怖主义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动态过程。军队要不断探索网络时代反恐作战的基本规律,建立网络反恐法规制度,为军事行动提供法理支持,这样才能在网络空间中有效履行使命任务。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建设有相对完善、切实可行、公平合理的网络反恐法规制度体系,能够确保世界各国在共同应对网络恐怖主义、治理网络安全隐患时能够有法可依、依法合作、执法有据。“一些国家必须抛弃‘网络反恐’的双重标准,把先进的网络技术和网络监管能力转到应对网络恐怖主义等人类公敌上来,与世界各国一道,共同建立符合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现实需要的全球网络安全制度体系,切实保障提升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不断打击网络安全的真正威胁源头,保证互联网空间的正规有序。”

安卫平说,强化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国际合作制度,前提是完善国际层面的联合立法,建立执行机构,完善网络安全管理体制,推动国际网络反恐制度化、常态化,构筑起行之有效的安全防护法规制度体系。当前,关于国际网络反恐的军队合作法律还比较滞后,面对网络恐怖主义在全球蔓延的局面,所有国家都应积极联合起来,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既协作提升技术防反能力,又强化法治合作基础,尽快制定网络空间共同治理的法规标准,以及世界各国共同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联合规范和协作制度,用有效务实的法规制度体系,保障世界各国在同一价值层面、同一安全标准、同一评判依据的体系下,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与发展。

□ 本报记者 朱宁宁

(本文于2016-01-11 22:38:54由网友Tommy摘编自法制日报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