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斗争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

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战胜谁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 这个话他反复讲了多年,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呢?

“毛泽东深知社会主义的脆弱性,为巩固社会主义制度,他不惜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而文革的结果令毛泽东深感失望。从林彪跑掉之后,是他最先开始对文革进行反省,说文革是’全面内战‘,要求给予文革’三七开‘。

他的这些自责,堵了全面肯定文革那些人的嘴。可以说,没有毛泽东的自责就没有以后邓小平对文革全盘否定。邓小平只把毛泽东的话改了一个字’全面内乱‘就顺势否定了文革。

在那个时候,唯有邓小平更了解毛泽东,邓小平清楚,不借毛泽东的力量是办不成任何事情的,而毛泽东似乎也有意无意的帮了邓小平的不少忙。在毛泽东去世后,没有任何职务的邓小平比任何人都显得胸有成竹。

天安门“四五事件”后,毛泽东的生命更衰弱了,他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也显出了越来越深重的衰败。在他病情更加沉重时,他召见了华国锋、王洪文、江青、张春桥等人,对他们做了带有遗嘱意味的谈话:“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

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得不好,后代怎么办,就得血雨腥风了……”

1976年夏天,毛泽东的生命已经非常衰弱了,他受肺心病等多种疾病的困扰,已经长期卧床不起了。当他呼吸着氧气躺在宽大而阴暗的房间里时,觉得自己像一盏黑夜中的航标灯,在汹涌的海涛中寂寞地颠簸着,大海十分宽阔,海浪无边无际。

护士李秀芝在床边守护着,侄子毛远新移动着挺拔的身体神情严谨地轻轻走了进来,他俯在毛泽东耳边说道:“他们一小时以后都到。”毛泽东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生命行将结束,今天趁精神比较爽快,他要将中央在京的重要领导成员召集到身边做一点安排。

屋子里光线十分晦暗,空气也显得寂闷,李秀芝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听一段戏吧。”他合了合眼,表示点了头。李秀芝又说:“听《白蛇传》吧。”他又合了合眼,表示同意。李秀芝挑选出一张唱片放到唱机里,熟悉的戏曲立刻在耳边响起。

粤剧名角郎筠玉演唱的《白蛇传》凄清婉转,毛泽东悠悠扬扬地听着,这是一个他每看每听必流泪的戏曲,每次看戏,到了许仙和白娘子生死离别的痛苦场面,毛泽东就会满脸泪水。有一回在上海看《白蛇传》,当演到法海将白娘子收在钵中镇压在雷峰塔下时,他抑捺不住自己的愤怒,一拍沙发扶手在戏院第一排站了起来:“不革命行吗,不造反行吗?”这成为身边工作人员的一个趣闻。

此刻,眼泪又从眼角流了出来,顺着脸颊向下淌着。李秀芝拿过湿毛巾轻轻为他擦去眼泪,问道:“换一个听吧。”毛泽东微微摇了摇头,他要听下去。

《白蛇传》听了几段,毛泽东闭上了眼。李秀芝用毛巾将他眼角的泪水擦干,俯在他耳边说:“换一段高兴的?”毛泽东闭着眼微微摇了摇头。李秀芝问:“你要听什么?”毛泽东张了张嘴,含糊地说了一个“霸”字。李秀芝一下听出来了:“听《霸王别姬》?”

毛泽东睁开眼,又合了一下眼,表示了肯定。李秀芝拿出《霸王别姬》的录音带,这是用日本近代树脂株式会社的磁气录音带录制的,由梅兰芳剧团乐队演奏。当梅兰芳演唱的《霸王别姬》在毛泽东耳边响起时,他眼睛眯缝着,蒙眬看着光线幽暗的房间。

梅兰芳唱的《霸王别姬》凄越悲凉,将楚霸王项羽失败前的悲壮苍凉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出来。秋风万里萧瑟,沙场横尸遍野,落日孤寂,长空旷大,千年历史风云瓜瓜葛葛爬满墙,一声牛角划破月空,一轮孤月空照古城。毛泽东听了一会儿,又咕噜咕噜地说了几个字,李秀芝俯下身听了出来,问道:“换《满江红》?”毛泽东合了一下眼。

(本文于2016-03-02 23:15:49由网友Peter摘编自网络转载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