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阅读:毛泽东拒绝南北朝局面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些错事

1948年底国共大决战胜负已分,南京政府精锐丧尽,人民解放军已饮马长江北岸。四面楚歌的蒋介石,被迫于1949年1月1日发表了被毛泽东称为“求和声明”的《元旦文告》,表示愿和谈下野,意欲通过谈判使中共停止进攻,争取时间整顿兵马,卷土重来。“代总统”李宗仁也要求与中共谈判,希图谈出一个“划江而治”的局面,坐稳江南半壁江山。

此时此势,毛泽东需要面对的,是“宜将剩勇追穷寇”打到江南去解放全中国,还是“沽名学霸王”满足于“南北朝”?他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将革命进行到底”。

此时此势,毛泽东需要面对的,是“宜将剩勇追穷寇”打到江南去解放全中国,还是“沽名学霸王”满足于“南北朝”?他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将革命进行到底”。

【蒋介石:希望谈出个“南北朝”局面】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宣布下野,但退而未休,在老家溪口遥控时局。

蒋介石与李宗仁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政敌了,但在划江而治这一点上两人高度一致,蒋曾多次向李宗仁表示,支持他与中共谈判,谈出一个“南北朝”的局面。

为迫使中共接受划江而治,蒋介石抢在下野之前,部署军事,给中共施加压力,任命了一批亲信将领担任长江江防指挥官,如以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全盘掌握苏浙皖三省及南京、上海的军事指挥权。又在宣布下野后的1月下旬,在溪口召开会议商讨长江防御,决定把江防分为两大战区,湖北宜昌至湖口以西由白崇禧指挥,有40个师约25万人,湖口以东到上海由汤恩伯指挥,有75个师约45万人,并配备兵舰172艘、飞机230余架,协同固守长江一线。

3月3日,南京政府谈判代表张治中到了溪口,向蒋介石汇报草拟的和谈“腹案”。张治中讲到和谈“限度”即现在所说的底线时说:“我们希望能够确保长江以南若干省份的完整,由国民党领导,如华北、东北各地由中共领导一样。”对此,蒋表示首肯。

蒋表面上是下野了,但引退后两个多月时间里,每天都在发号施令,以备战求和为口号,规划、操纵长江防御作战部署。国防部部长何应钦遵照蒋的命令,组建了12个编练司令部,源源补充训练新兵;已被解放军歼灭的嫡系部队各个师的编制,也很快恢复,并任命了蒋信得过的师长。

4月1日,南京政府和谈代表张治中、邵力子、章士钊、黄绍竑、李蒸、刘斐一行飞抵北平,举世瞩目的国共谈判开始。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向广州中央党部发去指示,以党的名义压迫李宗仁照此执行:(一)和谈必须先订停战协定;(二)共军何日渡江,则和谈何日停止,其破坏责任应由共方负之。

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通过了蒋介石的和谈方针,反对中共渡江。

中常委还按蒋介石的旨意,成立了“和谈指导委员会”,负责谈判的指导与决策,内中多数成员听命于蒋介石。

【李宗仁:“我想做到划江而治”】

李宗仁从蒋介石手里接过的是一副烂摊子,唯一的办法是通过谈判维持残局。在代理总统的第二天即1月22日,李即宣称愿以毛泽东开列的8项条件为基础进行和谈。

(本文于2016-03-02 23:15:49由网友Peter摘编自网络转载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