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与白崇禧所追求的最大战略目标,就是经谈判求得停战和解,保全长江以南省份,与中共以长江为界,在美国支持下坐稳半壁江山,并彻底取蒋而代之。此前美国总统杜鲁门认定蒋介石已是不可雕的朽木,不再给予支持,决策“换马”,劝蒋退休,让位给李宗仁。

刘斐也是桂系骨干,是李、白选派的和谈代表之一。李宗仁3月上旬约他谈话,对他说:“我主和有三个方面的有利条件,即全国民众要和,立法院多数委员主张和,司徒雷登表示美国支持我讲和,美国人的态度对局势会有很大的影响,这一点,苏俄和中共都是不能不重视的。”

刘斐问:“你想和到什么样子呢?”李宗仁交底说:“我想做到划江而治,共产党总算满意了吧,只要东南半壁得以保全,我们就有办法了。”刘说:“划江而治是你的如意算盘,我估计在目前情况下是很难做到的。”

李宗仁有点不以为然:“你放心去谈判吧,我自有办法。只要把蒋搞倒了,共产党已取得这么多的地方,我想它一时也不能消化。如能确保东南半壁,至少是可以在平分秋色的基础上来组织民主联合政府的。”

李、白政治上作积极谈判姿态,军事上作划江而治的准备,提出和谈时期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争取利用3~6个月的时间,编练150~200万新兵,造就军事上的优势,阻止解放军过江。

当时武汉下游长江以南地区,南京政府尚有残存的百余万陆军,空军海军仍是完整的,又有新兵陆续补充,总兵力可达300多万。《李宗仁回忆录》中说:尽管质量不行,无法进行决战,但守长江总该可以的吧?加上桂系的几十万精锐扼守长江,同共产党隔江对峙个三年五载还是可以的。

白崇禧对桂系人物的和谈代表黄绍竑说,我们除了在长江北岸留一些警戒部队外,都撤到南岸布防,我们有海空军的掩护,长江天堑,共军是过不来的。

3月31日晚上,李宗仁在总统府设宴欢送和谈代表团后,召开了重要军事会议,首要议题是加强长江防务。会议责成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及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命令各部队,严防共军南渡,并就海军沿江巡逻、空军分区侦察以及交通补给等事项作了规定。还责成参谋总长顾祝同加紧组编二线兵团,以资江防的后续梯队。

【毛泽东:“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一些错事”】

李宗仁说美国支持他讲和,这在人们预料之中。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毛泽东尊为“先生”的苏联,居然同意调停中国内战,以长江为分界线。

1949年元旦,毛泽东在他的《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文中宣称:1949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伟大的胜利……

1月10日,斯大林发来电报,通报南京政府挽请苏、美、英调停中国内战。电报中说,我们打算这样答复:苏联政府过去、现在都是赞成中国停止内战和实现和平的。但是在同意进行调停之前,它想知道另一方即中共一方是否同意接受苏联的调停。因此,苏联政府想使另一方即中共一方,也被告知中国政府的这一和平举措,并征得另一方对苏联进行调停的同意。

眼看蒋介石就要兵败大陆、解放军行将进军江南,斯大林的电报中却说苏联赞成中国停止内战实现和平,这实际上是支持蒋介石的求和备战。对此毛泽东怀疑,斯大林想在中国搞“南北朝”。

前事不忘,毛泽东想起了4年前斯大林的“不许革命”: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国民党主力远在西南、西北大后方,而沦陷区都有八路军、新四军穿插其间,毛泽东准备趁此机会发展壮大,甚至在苏联红军支持下拿下东北。因此在苏联出兵的当天,就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8月12日,蒋介石发出要八路军停止前进、不许擅自行动的命令,并电请毛泽东去重庆面商国家大计。这时斯大林来了电报,反对中共再与蒋介石打仗,说如果中国发生内战,中华民族就会毁灭。蒋介石已经再三邀请你去重庆协商国事,在此情况下,如果一味拒绝,国际国内就无法理解,如果打起内战,责任由谁承担?毛泽东气愤地称之为“不许革命”。

这次,毛泽东当然不会为斯大林所左右,他在给斯大林的复电中婉转回绝:如果苏联在对南京政府照会的答复中,采取你1月10日电报中阐述的立场,美、英、法就可能认为,参加调解工作是应该的,国民党就取得了侮辱我们的借口,说我们是好战分子。而对国民党不满,并希望人民解放军很快取得胜利的广大人民群众,就会感到失望……

(本文于2016-03-02 23:15:49由网友Peter摘编自网络转载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