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后来多次提到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他在1949年4月11日的谈话中说:“我们没有听他们的,我们过了长江,美国并没有出兵,中国也没有出现南北朝。”

周恩来也说起过此事。1955年1月,周恩来对即将赴莫斯科任驻苏大使的刘晓说:“当时军事、政治形势都很好,我们准备南下过长江,解放全中国。苏联对此有看法,要求我们停止内战,实际上是搞‘南北朝’,两个中国。”

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中曾说到:“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一些错事……解放战争时期,先是不准革命,说是如果打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仗打起来,对我们半信半疑。仗打胜了,又怀疑我们是铁托式的胜利,1949、1950两年对我们的压力很大。”

白崇禧:“如果中共硬要渡江,他们是会吃亏的”】

李宗仁与白崇禧为了试探中共方面的反应,决定派刘仲容去北平见毛泽东。刘仲容长期以桂系特使身份奔走于中共和各反蒋派系之间,还曾秘密访问过延安,被毛泽东称为“桂系的亲信,中共的朋友”。

刘仲容秘密北上时,白崇禧向他交代了此行的任务。

刘仲容问:“要是毛泽东不答应呢?”

白崇禧武断地说:“国军的主力虽然已被歼灭,但是还有强大的空军和数十艘军舰,如果中共硬要渡江,他们是会吃亏的。”

3月下旬,刘仲容到了北平,当晚,毛泽东就在香山双清别墅接见了他。刘仲容道明来意后,毛泽东收敛笑容:“白先生要我们不过江,这是办不到的。”

刘仲容意图说服毛泽东:“白总司令估计,你们能用于渡江的部队不过60万,长江自古号称天险,加上国军的陆海空立体防御,你们的木船能过得去吗?”毛泽东纠正了白崇禧的估计数字:“不是60万,而是100万,另外还有100万民兵,我们的民兵可不像国民党的民兵,是有战斗力的。”毛泽东的口气、神态充满了自信:“等我们过了江,江南的广大人民是拥护我们的,到那时候,共产党的力量就更加强大,这是白先生没有估计到的吧,反动的军事家从来都是不懂得人民的伟大力量的。”

4月2日晚上,毛泽东再次会见刘仲容,告之张治中为首的南京政府谈判代表团已到北平。毛泽东想请刘回南京劝劝李宗仁、白崇禧,在此历史转折关头顺应大势,并请他转达李、白:“桂系的部队,只要不出击,我们也不动它,等到将来再具体商谈;至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是这样,如果他们不出击,不阻碍我们渡江,由李先生作主,可以暂时保留他们的番号,听候协商处理。”

毛泽东还郑重承诺:“白崇禧是很喜欢带军队的,他的广西部队只有十来万人,数字不大,将来和谈成功,一旦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建立国防军时,我们请他继续带兵,请他指挥30万军队,人尽其才,这对国家也有好处嘛。至于他要我们的军队不过江,这办不到,我们过江以后他如果感到孤立,可以退到长沙,还可以退到广西,我们来一个君子协定,只要他不出击,我们三年内不进广西。”

周恩来也对刘仲容说:“人民革命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人民解放军即将向长江以南推进,告诉李、白两位,国共双方谈判已经开始,不论他们签订不签订协定,我们是一定要渡江的。他们同意我们过江,什么都好谈,要抵抗,那是不行的,要对他们讲清楚,不要以为我们过了江就无依无靠,广大人民站在我们这一边。”

4月5日夜间,刘仲容飞返南京, 向李宗仁、白崇禧原原本本报告了北平之行经过。李宗仁未置可否,但说且待商量。白崇禧听说毛泽东拒绝划江而治时,一脸愠色:“他们一定要过江,那仗就非打下去不可了,还谈什么?”

刘仲容又转告了毛泽东请他带兵的话,白崇禧显然听不进去:“对我个人的去留,现在不是我考虑的时候,目前要紧的是,共产党如果有和平的诚意,就立即停止军事行动,不要过江。能让步的我们尽量让步,不能让步的绝不让步,过江问题为一切问题的前提,中共如在目前战斗过江,和谈的决裂就不可避免。”

(本文于2016-03-02 23:15:49由网友Peter摘编自网络转载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