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来我们始终彼此信任,她的为人我了解;二来唱歌是她的长项,有点寄托总比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强,转移注意力有利于她恢复身心健康;三来那家会所规模挺大,听说还比较正规,有她朋友在,我还是放心的。今年的年关特别漫长,窗外爆竹声声,屋内却是一片死寂,文璟闹着非要和我离婚,我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可她像被灌了迷魂药似的,死也不肯回头。

妻子竟然爱上了一个和父亲同龄的老男人

我知道,这全是那个东北男人,仗着自己有点臭钱,四处招蜂引蝶的结果。我哪有心思过年,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男人给挖出来。正月里,我偷偷跟踪文璟了好几回,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一次终于摸清了他们秘筑的"爱巢"。他们小聚了片刻,然后一前一后地从屋里走出来,那个男人微微发福,肚皮隆起,除了比我有钱,论相貌,论人品,他哪一点比得上我?

妻子竟然爱上了一个和父亲同龄的老男人

将近50岁的人了,离过两次婚,还有个跟文璟同龄的女儿,就他这副德性,敢来招惹我的老婆,简直是不想活了,看我怎么收拾他!第二天大清早,我揣了一把水果刀,直奔他们的住处。出门前我已经想好了,就用这把纪念我们爱情的刀,去结果了那个叫江大伟的男人。

(本文于2015-08-25 06:37:29由网友George摘编自互联网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