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潜江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本来像我这样出身的人,能嫁个合适的男人就算是幸运了,可我凭着仅有的一点资色,硬是高不成,低不就。一直到23岁,我还待字闺中,在那时,女孩子到23岁还没嫁出去,就成了二等品了。1994年,我已成了父母的一块心病。

为进城嫁给残疾丈夫 公公却诱使我出了轨

记得那年的11月,住在县城的小姨来到家里,说是给我介绍城里一户周姓人家,家境不错,父亲在工厂当厂长,膝下有一个独儿子周东伟,不过是个残疾聋哑人。周东伟的父亲托小姨帮忙找寻一个媳妇,农村的也行,结婚后还可安排进城工作。小姨想到了我,来听听我家里的意见。

为进城嫁给残疾丈夫 公公却诱使我出了轨

为我婚事伤透了心的父母,对小姨的这番好意不好直接拒绝,他们说让听听我的意见。可能是单身怕了,加之可以跳出农门,我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1995年的"三八"妇女节,我与周东伟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我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容貌替周家人挣足了面子。

(本文于2015-08-30 07:08:44由网友Peter摘编自互联网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