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一段“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所引发的舆论事件,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基于该女子可能会在复诊时受到号贩威胁,有知名网络人士会同演

艺明星,在微博上公开表示将以陪护行动支持这位女子。昨天上午,以北京市人大代表身份出席北京市人代会的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也对媒体回应:“这件事国家卫计委高度关注,已责成北京卫计委认真调查。”从明星到官员,都加入了这场舆论博弈,这是包括当事女子、号贩和医院三方都始料未及的。

舆论的大举介入,使得社会各界力量或主动或被动地卷入其中。且搁置对公平的讨论,仅就在北京各大三甲医院存在已久的“黄牛”贩号现象而言,先前的状态事实上

处于一种暗箱操作下的平衡,但这位来自东北的女子,因为不懂“潜规则”,而以一阵引人注目的吼叫,打破了原先交易双方的平静。引来舆论的增援,打破了双方

博弈的平衡。

平衡打破之后,问责接踵而至。那么,问责的对象应该是谁?问责的理由又是哪些呢?先问责目标应该是号贩子,以及被新华

社记者曝光的与号贩子存在某种联系的医院保安。号贩子俗称“黄牛”,他们一买一卖,从中赚取差价,医院保安与“黄牛”沆瀣一气,从中收取好处,这些都是值

得细究的。

在囤积倒卖专家号的过程中,他们是否涉嫌违法,是否以不正当的方式获得专家号,保安又是如何卷入“黄牛”业务的,他们担负的角色是什么,这些问

题都需要警方会同院方尽快给出详细解释。

但是上面只是问责的第一层。如果问题只在“黄牛”和医院保安身上,这个问题也不值得舆论大

举介入,更不值得许多专家学者彻夜思索与论争。在“黄牛”为什么存在的问题上,无论是医院专家号,还是春运火车票,或者是焦点比赛、演出的门票,经济学给

出的解释主要有两点:一是定价不够合理,二是供不应求。基于公立医院的公共属性,定价问题暂且不论,但供不应求这是一个人人都看得见的现象。

(本文于2016-02-24 17:40:39由网友Tony摘编自南方都市报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