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训,拍个“好照片”咋就这么难

抚顺军分区实战演练摒弃中看不中用的虚招

1月下旬,辽宁省抚顺军分区冬季野营训练组织指挥所实兵演练,辽东山区巍峨的山峰、200公里的路程、现役官兵及所属7个县区民兵上百人的行军队伍,这本是拍摄演练大场面的好机会,但作训部门对冬训内容秘而不宣,报道员李东泽拍摄照片和画面之前不掌握内情,没有跟上冬训变幻莫测的节奏,最终接连“碰壁”,几乎是空手而归。

演练开始前10分钟,小李探明部队行动的大概路线后,便一路狂奔占领有利地形,一想到数百米长的队伍行进在层峦叠嶂的山峰之间,心中一阵狂喜:“好不容易逮着大场面,今天非拍个痛快!”可等了好久,也没等来可以摄入镜头的长龙一般的大部队,只见到一拨又一拨零零散散的小分队。怎么会这样?小李正纳闷,便追上作训参谋王强问个究竟。“拍长龙阵肯定没戏了。”王参谋得知小李的想法后说道:“这次演练不再是简单的走长路、练脚板,而是完全按实战要求来实施,排头没有队旗、队尾没有标语,分队与分队、前卫与本队的距离,少则1公里,多则数公里,导调组还会随时向分队发布‘敌情’,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全都没有了。”

远景拍摄不到“长龙”也罢,近景拍点轰轰烈烈的战斗场面也行。于是,小李紧紧跟上清原县民兵应急分队,询问该县人武部部长文军演练课目是什么,文部长一脸茫然地说:“军分区导调组随时安排作战课目,我也不知道。”这时,前方突然黄烟滚滚。“大家注意,前方染“毒”地段,戴好防毒面具快速通过。”该人武部参谋朱国庆说完,戴好防毒面具一头扎进滚滚浓烟中。小李迅速调整光圈、快门,可刚刚选好角度,清原县民兵应急分队就已经安全通过染“毒”地段。

错过这么好的场面,小李心有不甘,央求文部长带领队伍配合拍几张照片,文部长回答:“对不住,军令如山,耽搁了就要吃败仗,我担当不起啊!”

“那我就在前面作战地域等着你们。”小李心有不甘,便径直沿着部队前进的方向跑去。刚跑了300多米,回头一看,清原县民兵应急分队却集体向左拐去。于是,他气喘吁吁追上队伍急切地问:“你们怎么突然变换行军路线了?”“临时接到上级通报,前方是‘敌’封锁区,只能绕道而行。”文部长解释道。

“拍个像样的演练场景就这么难吗?”小李愤懑地说:“折腾半天,拍不到运动场景,那就去宿营地拍整齐的帐篷吧!”随队伍赶到宿营地时,眼前的场景却让他目瞪口呆:根本没有成片整整齐齐的帐篷场景,一顶顶伪装好的帐篷早已散布在方圆数平方公里的沟壑里。

听说晚上还有部队有行动,小李如同捡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行军前司令员张文才动员的一席话,让小李的心彻底凉透了。因为部队行军要求行动神出鬼没、悄无声息,行军全程实行灯火管制,不允许使用闪光灯照相录像。(陈波、特约记者鲍明建)

为这样的遗憾点赞

■赵 利

曾几何时,演练场上的假大虚空现象时有发生,演练如同演戏一样,演练开始前演练脚本官兵熟记于心,演练时走一下过程,演练壮观的场景自然很容易拍摄。这种一厢情愿的演练实际上使战斗力大打折扣。

古往今来,战争没有固定模式,同一场战役的若干战斗,模式和打法也不一样,因此,只有把兵的本事练强,才能应对变幻莫测的战场。对冬季训练内容事前不知情,报道员小李现场没有抓拍到满意的场景,让他遗憾,但同时也令人感到欣慰,那就是演练告别了演戏,真的像打仗了。这说明部队演练确实瞄准实战更务实了,按照这样的标准练下去,作战能力就会大幅度提升。

(本文于2016-03-02 23:05:45由网友Tony摘编自中国国防报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