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皓这位爷,可不是一般的末帝,而是集所有末帝罪恶于一体的末帝。后来,晋怀帝司马炽被匈奴所建的刘汉朝俘虏,押到首都平阳,皇帝刘聪问:你们司马家自己杀来杀去,是为什么啊?司马炽回答:我们家不互相残杀,为您扫平道路,您老再天纵英明,能有机会做皇帝吗?孙皓就是照这个路子走的,给自己以及东吴挖出一大坑儿。孙皓是孙权的孙子。

东吴末代君主孙皓 把自己叔叔吓到敌国的皇帝

按理说轮不上他做皇帝。其老叔吴帝孙休去世前后,张布为左将军,主持宫廷;濮阳兴为丞相,主持政府。永安七年(264年)七月,孙休病重,不能说话,在纸上写字召来丞相濮阳兴,拉着太子孙(孙休造的字)的手交给濮阳兴,把臂相托。

东吴末代君主孙皓 把自己叔叔吓到敌国的皇帝

可孙休一闭眼,张布、濮阳兴哥儿俩一合计,就连劝带逼地游说孙休皇后朱氏:西蜀刚刚亡国,交阯(今越南北部)又携众反叛,国内震惧,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国家正多事之秋,太子才十五岁,怕是担当不了大任啊。而乌程侯孙皓,已经二十三岁了,才识明断,又好学,遵奉法度。国赖长君,还是立他吧。

(本文于2015-11-05 09:00:10由网友Robert摘编自互联网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