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追月

秋日的皖南泾县石井坑,遍野金黄,山风如吟。75年前,一个新四军战士的诗样年华在这里戛然而止,但璀璨的生命华章却如奔流不息的溪涧山泉,叮咚永恒。

1940年7月初,新四军军长叶挺赴重庆交涉装备配给。将军连日穿梭于频繁的抗战集会,终于,激情如熔岩的才俊闪入将军视野,相见一刻即达成生死默契,缘于将军掷地有声的激励:“到新四军去,你能成为民族救亡的号手!”

7月7日,这是中华民族蒙受耻辱的日子。也许是向后方人民表达一种决绝和斗志,将军的美式吉普在晨曦中重返前线。任光随车同行,这趟险厄跋涉就此开启乐坛才子的英雄人生,孰知此刻千里之外的贵阳,一个窈窕淑女正以同样的方式款款走来。

伫立石井坑的晌午,柔媚秋阳投射于山水间,旷野宁静陶然。而我的思绪却倏然跳跃到贵阳城的清晨,面对西南联大俏丽女生的坚毅请求,骁勇战将袁国平突然决定网开一面,让随行参谋把才女领上装载几近极限的卡车。

俏丽女生名叫徐韧,广东东莞人,曾入同济大学学医,抗战爆发后随校南迁到昆明。虽偏安一隅,但国破山河碎让学业梦难以为继,姑娘的心如鸿雁飞向延安、翔往云岭,那里才是一腔报国热血的必然归属。心志已决的徐韧背着包袱守在八路军办事处,终于得到介绍信转道贵阳等候发往云岭的军车,于是便有贵阳城戏剧性的一幕。

烽火绝恋往往绽放于始料未及的机缘巧合。原本天各一方的英雄儿女,在血染的旗帜召唤下接踵奔赴云岭。徐韧分配到新四军战地文化处,换下蓝布旗袍成了穿梭连队的飒爽女兵。这天,徐韧接到新创作的《擦枪歌》,倚靠溪边枫杨练上几遍谱子便下连教唱。未料在黑板上抄写歌曲时陡然愣怔,作者是一个让她怦然心跳的名字——任光。

任光,1900年生,浙江嵊州人。1919年赴法国里昂大学音乐系深造,回国后加入左翼戏剧联盟,1934年以《渔光曲》一举成名,《打回老家去》《游击队之女》更让他成为与聂耳、冼星海齐名的乐坛巨擘。跟随叶挺军长辗转抵达云岭后,火热的战斗生活令任光热血澎湃,不到一周就创作出队列歌曲《擦枪歌》。

至此,从戎报国境遇下的传奇邂逅,让两个漂泊生命义无反顾地缔结战地情缘。婚礼简朴却多彩,叶挺军长主婚,任光的小提琴拉奏《彩云追月》情韵悠长,徐韧的即兴伴舞更是由情生姿。孰知,生命心曲的交响竟是烽火绝恋的前奏。

新婚仅3个月,寒流与硝烟袭向云岭。1941年1月6日晨,“皖南事变”爆发,此前新四军组织分批北撤,任光夫妇作为非战斗人员被编入先撤之列。因临危受命创作《别了,三年的皖南》,他们坚持留下夜以继日地倾心打造新作。

战场境际瞬息万变,星点差池便铸成天壤之别。13日凌晨,军部突围队伍在石井坑遭敌围堵,战事转瞬进入白刃肉搏阶段。距前沿阵地仅百米之遥的村头山坳里,身挎小提琴的任光倚靠在石崖下,边掘坑掩埋随身携带的手稿,边在嗓眼里低哼《别了,三年的皖南》。清晨的山风沁人肌骨,薄袄裹身的徐韧双手环抱肩胛静静瞅着丈夫,任光清癯脸庞的镇静当属于内心丰盈所致。即便初染硝烟,徐韧心头也早已凛然抱定决死的意念,因为当初执意留下便已决定要与英雄铁军共赴劫难。思绪至此,徐韧甚至陡觉自己内心也瞬刻丰盈起来,不由挺胸将目光投向枪声爆响的侧翼山头阵地。

猝变就在这一瞬降临,一串机枪子弹突然飞泻而至,任光仰面倒下。“任光……”徐韧声嘶力竭地扑过去,夫君胸口汩汩如泉喷涌鲜血,唯有双眸如盈月般清澈宁静。这当口,又一排罪恶子弹扫至,徐韧右胛中弹,剧烈冲击让她一头磕在崖壁上陷入晕厥。

再次环顾石井坑,我脑海泛起无边的遐思。这个皖南的宁静山村,若非日寇入侵或许能永离兵燹之灾。而烽火中乐星陨落,又让这方洁如丝帛的山水承载怎样的创痛?山间野风低吟幽潭倒影,那何尝不正回放英雄战士的生命绝响。

英雄眼前绽放缤纷花簇。清脆叮当声和高亢号子声从苍穹荡来,钢锥与岩石撞击迸射缤纷花簇,石匠父亲的劳作内涵、故乡越剧的婉约唱腔,赋予嵊江之子最初的音乐基因。而国爱与国恨碰撞,才俊与才女碰撞,终以战场生与死的碰撞诉说天籁诞生的卓绝辉煌。

英雄心底刻录不朽音符。叶挺军长命令派一个班护卫任光转移,敌军发现新四军担架疾奔于崎岖山道,断定是高级将领重伤,便疯狂扫射直至护卫战士全部牺牲。当大义凛然的任光撑着最后一口气报明身份时,敌军这才懊悔误杀崇拜的音乐天才,不禁肃立担架前鞠躬谢罪。

英雄耳畔回荡冲锋号角。“子弹上膛,刺刀出鞘。三年的皖南,别了!目标扬子江头,黄河故道……”寒夜,歌词一气呵成后袁国平找到任光,让他谱成出征曲为新四军壮行。英雄伉俪挑灯夜战,叶挺军长击拍改谱,最终催生出激昂而抒情的《新四军东进曲》。

乐星陨落,大错铸成。叶挺军长悲愤至极,远在重庆的周恩来立刻给任光恩师陶行知打电话,陶行知当即带学生举行祭奠,并在《新华日报》发悼文称赞任光为“民族号手”。

但徐韧昏厥转醒时已落入敌手。捋捋纷乱鬓发后,徐韧左手抚胸祈盼夫君早脱险境。只是苍天突然雪花飞舞,如刃山风让她陡然打了个寒战,那是上苍回应抑或天地为失英杰而恸?他们的恩人叶挺军长已为敌所羁押,而英俊慈祥的袁国平主任竟已壮烈牺牲。

与徐韧同时被俘的还有军机要处4名女战士。在上饶集中营女囚队,才智兼备的徐韧担当主心骨与残暴的敌人斗智斗勇。她甚至利用敌人组织集会之机登台清唱两首歌,直到女囚们鼓掌击拍喜气洋洋,宪兵才惊觉上当,原来徐韧竟是用英文唱的《新四军军歌》和《新四军东进曲》。

1942年6月19日,上饶集中营在闽北赤石镇郊外秘密处决76名“赤顽”,徐韧即于这次屠杀中壮烈牺牲。石井坑、赤石镇,金石相叩,洪钟啸天。阴阳两隔18个月后,英雄战士终以生命涅槃完成人间绝唱——彩云追月!

■章熙建

(本文于2016-02-24 17:51:09由网友Nancy摘编自解放军报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