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安排就是我的抉择

——海军原航空兵顾问刘世雄经历的几次裁军

人物小传:刘世雄,1922年2月生,河北省深县人,1937年12月入伍,1938年8月入党。历任晋察冀平西军分区司令部侦察股长,陆军第67军某团参谋长、团政委,海军航空兵某飞行师师长、北海舰队航空兵副司令员、海军航空兵副参谋长、海军航空兵正军职顾问等职。

在我军历史上,曾经有过多次裁军。大局面前,许多老前辈义无反顾,以个人利益坚决服从军队建设的整体利益,表现出共产党人的风范。93岁的老八路、海军原航空兵正军职顾问刘世雄就是其中的一位。裁军中,他不仅自己率先垂范,还教育家人一切行动听从党的安排,实现了“军队建设的需要,就是我的使命”的誓言。

从我们领导干部的家属做起

1954年初,刘世雄任海军航空兵第5师副师长。这时他所在部队传达了中央关于军事系统应在整顿组织、精简机构和冗员、加强技术训练、提高部队质量的基础上,大力缩减军费开支的指示精神。上级要求各部队按照中央军委统一部署,安排非战斗人员复员转业。

按照上级要求,刘世雄的爱人刘自鸣属于复员转业对象。刘自鸣是1942年入党的老八路,突然要脱下心爱的军装,不能参加马上就要开始的授衔,内心非常委屈。不仅她想不通,许多被安排转业复员的军人也想不通。为此,师党委专门召开党委会,研究做好裁军复员转业人员的思想工作。刘世雄在会上第一个发言,明确表示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他说:“裁军是党和军队的重大决策。要想说服基层干部,必须从我们领导干部的家属做起。我保证帮助我爱人刘自鸣同志过好这一关,起模范带头作用,并且立下‘军令状’。”

经过耐心细致的解释和说服工作,刘自鸣成为师里第一个办理复员手续的领导干部家属,愉快地脱下了心爱的军装。看到师领导带头,那些思想一时不通的同志,也坚决服从组织的决定,全师按时完成了裁军任务。

把更年轻的干部“扶上马送一程”

“文革”中,奉命到国务院六机部工作的刘世雄因坚持原则,受到“四人帮”的严重迫害,被停止工作长达10年之久。1982年,在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同志的亲自关怀下,刘世雄获得平反,恢复了工作。

1983年,刘世雄被任命为海军航空兵正军职顾问。之前,他任副军职职务长达20年。获平反后,他踌躇满志,恨不得把被耽误了10年的工作时间补回来,多为党和部队做些事情。然而就在此时,为了培养大批中青年干部,党中央决定建立离休制度。刘世雄心里很矛盾,好不容易出来工作,可以大展身手了,却要离开工作岗位。他彻夜无眠。

但是很快,有着40多年党龄和军龄的刘世雄终于想通了。个人的想法要服从党和军队的建设。1985年,他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他的一名老部下走上了比他职位还高的领导岗位。

刘世雄坦率地说:“怎么能没有一点儿想法呢?我当师长时,这位同志还是中队长。现在他的职务比我高。见面他还叫我‘老师长’,我都不好意思了。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把这些中青年干部扶上马,再送一程。这样,我们的事业才能更好地发展。”

决不为子女的事托关系走后门

1985年,我军百万大裁军全面展开。刘世雄的小儿子和大女婿所在单位都是要被裁撤的单位。两个孩子想让他给有关领导打个招呼,能够继续留在部队。

当时,刘世雄的两个孩子所在单位的领导都是他在抗战时期生死与共的老战友,但刘世雄坚决拒绝了孩子们的恳求,不向战友求情。他说:“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决不能为子女的事托关系走后门。如果大家都这样干,怎么能够完成裁军任务?”

刘世雄不仅不找老战友说清,反而苦口婆心地做子女的工作。最后,两个孩子愉快服从组织安排,转业到了地方。

刘世雄在对待名和利的问题上,为子女做出了好样子。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因为各种原因,他未能按规定由行政10级晋升9级,但他没有任何怨言,一如既往地努力为党工作,表现出视名利淡如水的豁达胸怀,赢得了广泛的赞誉。

如今,刘世雄已年逾九十,但他时时关心党和国家的大事,关心军队建设。他告诉记者,改革面前,一些同志可能利益受到损失,但理应服从大局。因为只有我们党的事业兴旺,我们每个人的个人利益才能最终落到实处。(丁建军 本报记者 李 鹏)

(本文于2016-03-02 23:15:02由网友Charles摘编自解放军报

返回尖峰军情首页